Arte de la lengua Chio Chiu,漢名譯做《漳州話語法》,一般認爲是17世紀西班牙天主教道明會(Dominican missionaries)傳教士佮呂宋唐儂(華人)合作佇馬尼拉編寫兮漳州方言語法冊。

原文用當時兮卡斯蒂利亞語(Castilian,也着是現代所講兮西班牙語)寫成,舉例字詞按照西語羅馬字拼音+漢字+西語解釋(有時陣無)兮順序。原件現在囥佇西班牙巴塞羅那大學圖書館(本文凡是涉及即本冊兮頁面截圖,攏源自這圖書館官網)。

Chio Chiu,或者拼寫做Chinchew、Chincheo等等,佇17世紀佛朗機(西班牙佮葡萄牙)儂兮各種記錄內面極捷出現,大概指代當時九龍江流域下游,以海澄月港爲中心兮「漳州」港,主要包含當時漳州府海澄縣兼龍溪縣下半縣(現在兮龍海沿海+廈門海滄)各個港口。不過,後來歐洲儂又用Chinchew指代泉州。所以佇閱讀相關歷史文獻兮時陣,愛具體分析,毋通誤賺。

月港

明代漳州月港。來源:《福建歷史地圖集》

根據Chio Chiu即個拼寫,咱解使推測當時「漳州」可能是讀做Tsionn-tsiu,而毋是現在所講兮Tsiang-tsiu,類似今日「漳浦」Tsionn/Tsiunn-phóo/phóu兮「漳」字仝款用白讀音。

即本冊本身並無註明具體寫作時間地點。不過,根據冊頁內底出現「萬曆四十八年」($\rm{B\check{a}ng\ l\overset{\bf{\tiny{|}}}{\grave{e}}g\ s\grave{y}\ ch \overset{\bf{\tiny{|}}}{\grave{a}}p\ p\overset{\bf{\tiny{|}}}{\hat{e}}\ n\bar{i}}$ ,公元1620年)、地名「民希臘」($\rm{b\bar{i}n\ n\bar{i}\ l\overset{\bf{\tiny{|}}}{\grave{a}}}$,Manila,馬尼拉)、以及「僚氏」($\rm{di\bar{o}\ s\check{y}}$,西語「上帝」Dios兮譯音)等文字來推測,即本冊大概是信天主教兮傳教士與唐儂合作佇1620年左右記錄,地點極有可能佇當時西班牙殖民兮菲律賓呂宋島馬尼拉。

細膩兮儂發現着頂爿「萬」字拼寫做$\rm{B\check{a}ng}$,一定解懷疑是毋是有問題:當時怎解-n/-ng前後鼻不分呢?事實是,即本冊兮其他所在,凡是出現「萬」字,攏總拼寫做$\rm{B\check{a}n}$,總體上-n/-ng分明。所以有可能是當時發音儂一時讀音無準,或者是記錄者拼寫錯誤而且無更改。

除了即份材料,西班牙儂記錄兮閩南方言文獻猶有:

  1. Doctrina Christiana en letra y lengua china(翻譯做閩南話兮漢字版《基督要理》)。

漢字本《基督要理》。其中「啞民西士」即Amen Jesus兮漳州話譯音。

  1. 佇前兩三年,對岸「中央研究院」又佫佇菲律賓聖多瑪斯(Santo Tomas)大學檔案館揣着一本Dictionario Hispánico Sinicum(漢名譯做《西班牙語——華語辭典》),收錄詞條倚三萬。

從公開佇網頂兮資料看,後者佮《漳州話語法》兮羅馬字拼寫方式相似,這兩份應該是目前已知上早成系統兮閩南語拉丁化拼音記錄。

大體來看,以上文獻反映兮攏是仝款腔口,也着是當時菲律賓華人主要時行兮漳州話。

判讀示例

關於《漳州話語法》詳細兮語音與詞彙分析,佇遮畢竟篇幅有限,暫且毋想長篇大論具體展開。
既然伊是自四百年前兮資料,咱眼見爲實,罔摕其中關於「來」兮部分字詞做例子來做文章。

Exenplo(=Ejemplo) del preterito(=pretérito) perfecto
(Example of the past perfect tense)
(過去完成時兮例)
羅馬字 Romanization 漢字 Chinese Characters 卡斯蒂利亞語 Castilian 英語 English
$\rm{gu\grave{a}\ l\bar{a}y\ l\grave{a}}$ 我來朥 yo bine(=vine) I came
$\rm{t\acute{a}\ mu\check{a}^n\ l\bar{a}y}$ 今旦(=晏)來 denantes uino(=vino) came a while ago
$\rm{l\grave{u}\ l\bar{a}y\ l\grave{a}}$ 你來朥 tu beniste(=viniste) you(singular) came
$\rm{\acute{y}\ l\bar{a}y\ l\grave{a}}$ 伊來朥 aquel bino(=vino) that came
$\rm{gu\grave{a}n\ l\bar{a}y\ l\grave{a}}$ 阮來朥 nosotros venimos we came
$\rm{l\check{u}n\ l\bar{a}y\ l\grave{a}}$ 恁來朥 vosotros benistes(=vinisteis) you(plural) came
$\rm{\acute{i}n\ l\bar{a}y\ l\grave{a}}$ 因來朥 aquellos uinieron(=vinieron) those came
  1. 英文解釋是筆者附加,僅針對西語解釋直譯。
  2. 「朥」字原冊簡寫「𦛨」,屬於Unicode擴展漢字,可能顯示不便,今按繁體。
  3. 西語括弧內面是現代拼寫。
  4. 「今旦」佇頭前一面寫做「今晏」$\rm{t\acute{a}^n\ mu\check{a}^n}$

頂爿七行是西班牙儂按照家己母語語法理解漳州話,分析「過去完成時態」,比如講以「朥」(相當於「啦」)、「今晏」(即個意思現在好像無聽過)做標誌。

另一方面,遮對應西語解釋煞無加動詞haber(相當於英語have)兮變位,也佮怹現代標準語法有精差。~所以,咱解當通過即份資料,學習古早不標準西班牙語~(誤)。

有通看遘,迄陣兮人稱代詞與現在漳州話主流基本一致。主要差別佇語音上:

  • 「你」(或者本字「汝」)讀做陰上聲$\rm{l\grave{u}}$(推導今羅馬字lú)(現在兮角美海滄一帶,以及馬來西亞檳城、印尼棉蘭漳腔福建話如此;廈門音理論上本來也是,現在改用更普遍兮漳州音lí)
  • 「恁」讀做陰去聲$\rm{l\check{u}n}$(推導今羅馬字lùn)(現在讀做lín)

結語

明智兮儂知影,《漳州話語法》收錄詞彙畢竟有限,記錄也不一定完全準確。着算是專門記錄漳州話詞彙兮《西班牙語——華語辭典》,也無可能完全記落來當時兮所有語詞。雖然如此,從《漳州話語法》中,咱有通看見四百年前漳州港兮繁榮,以及大航海時代中西文化兮接觸與交流。

當然,對於即層交流,瞭解歷史兮儂也愛解記着迄陣西班牙殖民者佇菲律賓對華人兮迫害甚至歷次屠殺(間接導致國姓爺鄭成功復臺無偌久現想欲進攻呂宋,可惜伊傷早過身,壯志未酬),解記着繁榮背後兮苦難。

𥍉nih(⿰目聶)仔過了四個世紀,西班牙已經毋是海上霸主,Chio Chiu自明清鼎革等一系列變故了後也不復往日兮聲名遠揚,逐漸讓位予新興兮廈門港。就且用這跨越時空兮文字記錄,來去追憶迄段悠悠往事,繁華競逐;也希望母語有通流傳發展,而毋是聽候後儂重新看着遮番仔文字資料時,悲恨相續。


本站所有文章除特別聲明外,均採用 CC BY-SA 4.0 協議 ,轉載請註明出處!

Python MySQL 失聯及解決辦法 前篇
關係數據理論 後篇